写景的文章(三篇写景状物的小短文)

2020-06-23 22:37 

乡村

乡村是荒芜的。小时候无数遍走过的小路,如今杂草横生,难以穿行。抛荒的田头地边,竟长出一棵棵碗粗的杂树。屋后的小山,小时候经常上去耙松毛引火,如今无法登临,山下的大片空地,早已被杂树荆棘长得严严实实。就连每家每户的房前门侧,都长满了藤萝野草,行至,倒有“绿竹入幽径,青萝拂行衣”的情味。

乡村是寂静的。对面的大山,任轻烟薄雾缠绕。田野里,不见荷锄的农人,只有白鹭无声地飞过。竹篱笆上藤萝缠绕,红的、紫的喇叭花在晨光微熹里寂寂地举着,暮色降临,它们就都蔫了,垂着头,像坐在门槛上闭眼打盹、满脸褶子的四奶奶。就连在黄黄的丝瓜花里飞进飞出的蜜蜂也不愿弄出一点声响······整个乡村似被童话里的巫师施了魔法,寂寂地睡去。

(写于2015年)

家乡秋色

家乡的秋色是浓郁的,热烈的。

坐在车上,透过车窗,扑面的是大片大片金黄的稻子,那成片的金黄,让人强烈地感受到——啊,秋天,家乡的秋天!

稻田的尽头,是连绵起伏的山峦,山上层林尽染,有青翠,有橙黄,有深褐,还有浓烈的红。啊,原来,秋色也可以是姹紫嫣红!

村前屋后,黝黑的柿子树掉光了叶子,但树顶枝头疏疏落落地挂着熟透了的柿子,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,是一幅多么有味道的油画!

大山边,村路旁,小野菊们都开了,金灿灿的花朵那样繁密,也不讲究姿态,就那样随意而又热烈地开着,一丛丛,一片片,真香啊!

河岸边,还有一片一片的茅草,长出白白的茅草穗,在夕阳的映照下,银白似雪。拍个照,留个影,多有情趣!

家乡的秋色,满满地充盈着我的心胸,我愿做这秋色里的一根随风摇曳的小草,一株金黄的稻穗,一朵怒放的野菊······

两盆菊

我是爱花的人,可是一直不敢养花,因为怕自己没那份细致的性情,白白地糟蹋了花儿。

今年暑假,把阳台小装了一下,整了一个花架。看着崭新的不锈钢花架,很想弄点花养养了。

刚入秋,正寻思着要买些菊花来,就有朋友给我送了两盆菊,一黄一紫。刚送来时,都只打着花苞,没有什么样子。那盆黄菊大多数花瓣卷曲着,只有一两片花瓣伸展开,好像没喝足水分,显得枯瘦干瘪,没精神。那盆紫的,颜色太暗淡,花苞也不大。看着她们貌不惊人的样子,心想,这朋友也是,送都送了,干嘛不挑盆好看的,竟送两盆不显眼的。

反正是白送的,接下来就是每天殷勤地给她们浇水,颇有点弄花的意思。没过几天,那盆紫的竟逐渐好看起来。绽开了三四个花苞,先前暗淡的紫,渐成了紫黄相间的色彩.细细长长的紫色花瓣,如美人纤柔的兰花指,托着明亮的黄灿灿的花蕊,再加上纤长的茎,狭长的叶,绚烂如天边的彩霞,袅娜如柔美的女子,轻灵飘逸,惹人怜爱。

就在我爱怜紫菊的时候,那盆黄菊也悄悄变化了。不知什么时候,原先毫无神采的花苞居然开出了硕大的花朵,数数,正好七朵,朵朵都透着华美富丽的神韵。定定地凝神细看,我惊叹于她的丰美硕大,每朵足足有半斤重,无数层的花瓣像鱼鳞状一层一层地伸展着,伸展着······你都不知道,这么多的花瓣究竟是如何从花心里无穷无尽地长出来的。

我越发殷勤地给她们浇水,早上搬出去晒太阳,晚上又搬回,齐整整地放书桌上,一盆环肥,一盆燕瘦,我竟坐拥了一个盛唐!

本文地址:/lin/6418.html
关注我们: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经典文章网的公众号,公众号:******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admin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NEXT:已经是最新一篇了

评论已关闭!